刑讯逼供!昆明一派出所代理所长用橡胶棍殴打嫌疑人受审 - 济南的士票务
 
刑讯逼供!昆明一派出所代理所长用橡胶棍殴打嫌疑人受审
 

刑讯逼供!昆明一派出所代理所长用橡胶棍殴打嫌疑人受审

发布时间:2020-07-04 08:54:59
 
抓获涉抢团伙成员后,云南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官渡派出所代理所长唐蕾加班审讯,当看到嫌犯额头的纹身他情绪激动起来,用橡胶棍殴打嫌疑人双腿导致轻伤二级。这就是典型的刑讯逼供,唐蕾的行为被指控犯刑讯逼供罪。7月22日,官渡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唐蕾刑讯逼供一案。 当庭认罪 配图 官渡区检察院指控:2018年11月2日上午,官渡公安局民警在官渡区西庄村某招待所抓获涉嫌抢劫案的嫌疑人胡某等人,将胡某等人带到官渡派出所进行审查核实。 期间,官渡派出所代理所长唐蕾讯问胡某是否参与抢劫案以及涉案情况,因胡某否认参与作案,唐蕾将胡某拉到官渡派出所1楼一间办公室内,用警用橡胶棍殴打胡双腿等部位,造成胡某大腿部位受伤。 经鉴定,胡某构成轻伤二级。 官渡区检察院认为:唐蕾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刑讯逼供,造成被刑讯逼供人胡某身体损伤达轻伤二级,应当以刑讯逼供罪追究唐蕾的刑事责任。 法庭上,唐蕾当庭自愿认罪。 “天眼”男 配图 法庭上,唐蕾说,2018年11月2日这天,他本来应该是休息,却放弃了休息,主动到派出所加班。因为官渡派出所辖区内治安形式比较复杂,治安形式也非常严峻,各种案件高发地带,在整个昆明市都是非常突出的,所以,他很不放心,就放弃了休息,主动到派出所加班。 作为一个派出所所长,为何要对嫌疑人进行刑讯逼供呢?唐蕾说,因为那段时期,一方面是扫黑除恶压力比较大,另一方面是两抢案件比较高发,那个时间段,正好年末,各种犯罪嫌疑人都出来实施盗抢,所以工作压力比较大,每天都感到身上的压力很大,一心想把治安形式扭转过来。 当被抓获的嫌疑人有好几个,他看到胡某额头眉心处有个“天眼”纹身,因为之前官渡公安分局在官渡派出所辖区内打处过“天眼”帮黑恶势力团伙,从官渡派出所辖区来看,额头上纹有“天眼”的人,在官渡辖区内基本上都是实施过抢劫、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行为。这些带有“天眼”纹身的人在辖区内,经常会拉帮结派,还会自称某某帮派,他对这些纹有“天眼”的人,派出所的在工作中,对这些人都特别关注。 当他问胡某时,情绪比较激动,就用警用橡胶棍殴打胡某的大腿。 双腿中断?植皮… 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显示:2018年10月3日晚上,官渡派出所送胡某等几名嫌疑人到看守所拘留时,看守所的医生依照规定对胡某等嫌疑人进行身体检查时,发现胡某双下肢大腿中断,大腿大面积皮肤有外伤,当时,体检医生就问胡某,外伤是如何形成的?胡某称是被人打伤的。当晚,体检医生提出,要对胡某做进一步体检后才能收押,于是,民警把胡某带到昆明一家医院拍片检查,没有发现骨折。 第二天,胡某被民警送到看守所拘押。 他被关进看守所不久,大腿伤情出现恶化,被送到官渡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还进行了植皮手术。 赔偿8万取得谅解 胡某被殴打后,他虽然一直被关在看守所,但一直向检察机关控告。 当唐蕾知道胡某在控告自己时,今年1月份,唐蕾便主动到昆明市检察院交代殴打胡某的情况。 随后,唐蕾找到胡某的代理人和家人,通过胡某的代理人沟通,向胡某表示道歉,与胡某积极协商,赔偿了胡某经济损失8万元,并取得了胡某的谅解协议。 代理所长是这样刑讯逼供的 法庭上,公诉机关出示了现场辅警郭某的证言及被打的胡某陈述。 当天,胡某等六七名嫌疑人从招待所带回官渡派出所后,民警及辅警让胡某等人蹲在官渡派出所1楼单车棚旁边,用胶带反捆绑住胡某等嫌疑人的双手,并用胶带封住胡某等人的嘴。 当民警问话时,胡某等人无法说话,只能点头或者是摇头来回答民警的提问。当民警问胡某:“你抢劫了几次?都抢了些什么财物?” 胡某只能摇头否认。 过了好一会,唐蕾来到审讯室,看到胡某额头上有个“天眼”纹身。唐蕾就让胡某站起来,将其带到一间办公室里。 “你是哪个帮派的?额头上还纹有‘天眼’,你抢了多少次?”唐蕾问道。 胡某一直摇头,不承认抢劫的事实。 这下,唐蕾火了,让一名辅警拿一根警用橡胶棍来,朝胡某大腿打去,一边打一边问:“你还拒不承认……” 唐蕾在这间办公室里一直打了10多分钟,当时,辅警郭某也在现场,因为唐蕾是派出所所长,不敢多话。胡某被打得无法忍受,承认了自己抢劫过两次,有一次抢的手机,自己在用。 胡某被打后,唐蕾责令其跪在地上,让胡某老实交代抢劫的问题。 胡某双腿被打伤后,派出所对胡某送看守所前体检,让胡某在空格体检表先按好手印,然后到了看守所,看守所体检医生发现了胡某双腿外伤。 配图 7月22日,官渡区法院公开审理唐蕾刑讯逼供一案。 唐蕾供述称:虽然用胶带封住了胡某等人的嘴,但还是能正常说话的,他在讯问胡某时,因为胡某不回答,只是摇头否认,他就很生气,用警用橡胶棍殴打胡某。 据了解,1998年,唐蕾参加工作,从警21年。案发时,唐蕾在官渡派出所担任代理所长已有1年多时间。 法庭上,唐蕾的辩护人说,根据本案情节,请求给予唐蕾一个免于刑事处罚的判决。 唐蕾在最后陈述时说:“我从一个派出所所长,今天做到被告席的位置上,教训对我来说是非常沉痛的,曾经组织对我的培养是高度信任,让担任官渡派出所代理所长,我也能兢兢业业地工作,就是希望保一方平安。在工作中,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导致触犯了法律,我愿意接受处罚。我作为一名公安民警,作为一名执法者,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知法犯法,给公安队伍抹黑,给老百姓造成损失,我感到非常内疚,也非常后悔……希望法庭给我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 本案将择日宣判。